皇冠炸金花官方下载
站内搜索:

中国艺术歌曲为何词曲皆美却寂寥?

【2018-11-20 15:27:07】【来源:文汇报】【字体: 】【颜色: 绿

  原标题:声乐学界名家聚集沪上,探讨中国艺术歌曲如何走向世界 

  为何词曲皆美却寂寥?

  “我们对中国艺术歌曲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但没有像德奥和其他国际同行对本国艺术歌曲研究得那么全面,处在比较小众的状态。”著名歌唱家廖昌永表示,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艺术歌曲发展了98年,真正长期深入研究中国艺术歌曲的音乐家至今寥寥无几。

  难道中国艺术歌曲注定曲高和寡?日前在上海音乐学院举行的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学术研讨会上,国内作曲界、声乐界名家郭淑珍、陆在易、王真、刘辉、敖昌群、王士魁等聚集一堂,纷纷就“以美声唱法的中国化发展,推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为题展开讨论。著名作曲家陆在易认为,艺术歌曲是高雅音乐中“最雅”的部分之一,受众面虽然小于流行歌曲、抒情歌曲,以艺术歌曲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却完全有可能推向更广的受众。

  国际评委为中国艺术歌曲之美深深赞叹

  “中国艺术歌曲和德奥经典艺术歌曲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创作的文化背景非常有吸引力。”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不久前举办时,德国科尔歌剧院艺术总监莱茵哈德·林登受邀成为决赛评委,对中国艺术歌曲深邃情感和丰富文化内涵赞不绝口。

  “中国艺术歌曲受到了德奥、俄罗斯、法国艺术歌曲的影响,创作起点很高。”陆在易指出,尽管1920年创作的中国第一首艺术歌曲《大江东去》“听上去还有点洋味”,它“传达感情的方式是中国的”,中国艺术歌曲由此开启近百年辉煌历史,《教我如何不想他》《玫瑰三愿》《我爱这土地》等歌曲都备受音乐爱好者推崇。

  大部分国际声乐比赛不仅要求选手唱歌剧,也要求唱艺术歌曲,但中国艺术歌曲却在这些比赛中长期缺席——这是廖昌永心头一直以来的遗憾,“中国美声歌唱者要学德国、意大利、法国艺术歌曲,为什么外国人不能学中国艺术歌曲呢?”

  不仅如此,中国艺术歌曲的研究和创作发展相对较为缓慢。陆在易指出,目前写艺术歌曲的中国作曲家少,高质量的艺术歌曲更少。许多所谓“艺术歌曲”伴奏很粗糙,对母语的四声关系、音节关系、语调语气、逻辑重音的修养欠缺。如何在传统基础上出新,是亟待解决的课题。

  明明词曲皆美,为何中国艺术歌曲知音寥寥?上海音乐学院决意主办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后,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果,不仅在短短一个月内有600多位选手报名,其中不少外国选手参赛,决赛网络直播点击量还突破百万次。音乐家们惊喜地发现,社会对艺术歌曲探索的需求非常强烈,中国艺术歌曲正在被世界接受。

  “艺术歌曲是一种立体式呈现,艺术、音乐、文学含金量高,歌词选择的无论唐诗宋词还是现代诗歌,都内涵深刻。”著名作曲家赵季平表示,歌唱家如能将艺术家、作曲家、词作家的内涵表现出来,由心而唱,会格外打动人心。

  推动中国声乐和作品走向世界

  在首届中国艺术歌曲国际声乐比赛中,美国选手Aaron Scarberry在决赛中演唱了《红豆词》和《天路》,发音吐字标准得让人惊讶。四年前第一次来中国时,他还不会说中文。他说,是听到中国艺术歌曲,让他产生了学中文的念头。“中国广阔的历史文化很多都能在艺术歌曲中体现,用唱歌的方式开始学中文很有趣,也能帮助矫正发音。”

  多年前,周小燕先生就提出“学好洋唱法,唱好中国歌”,要让中国声乐作品走向世界,沈阳音乐学院刘辉教授看来,“声乐课堂最重要的有两件事,一是教授技术,一是传承文化,才能培养出有全面艺术修养、文化修养的歌唱家。”

  中国人唱好中国歌也并非易事。香港歌剧院艺术总监莫华伦指出,中国歌唱家目前接受的训练基本是以美声唱法演绎外国歌曲,而美声唱法唱中国歌曲有一定难度。因为中国发声方法更往前靠,咬字也有区别:“我刚回国唱中文歌的时候,也唱得一塌糊涂。”此外,很多歌唱家对中国歌曲重视不足,“从国外回来的艺术家花很多时间学习西洋的作品,可能认为中国作品字说得明白,词也看得明白,明白之后下的功夫就少了,不如西方音乐功夫下的多。”廖昌永分析。

  不少业内专家表示,未来将在教学中更注重美声唱法的中国化发展,推动中国声乐和作品走向世界。“中国文化走出去,挖掘不同年代的中国艺术歌曲是最好的渠道。”莫华伦说。

  相关链接

  我们没有把自己的民族歌曲唱好,这是一个问题

  郭淑珍

  我们没有把自己的民族歌曲唱好,这是一个问题。

  中国艺术歌曲的演唱非常重要,虽然在演唱方法上和西洋歌剧都用美声发声方法,但演唱方式还是不同。

  教育歌唱家非常要紧,不仅是学校培养什么人的问题,更关系民族气质、民族艺术的水平。举行国际声乐比赛,各国都规定必须唱本国作曲家的作品,用自己国家的声乐艺术、音乐艺术来增进互相了解。所以,唱好中国歌曲也是中国艺术家的使命,这代表我们国家的文化。

  但如今什么声乐作品才能在国际中代表中国文化?意大利学派、俄罗斯学派、德国学派都不是自封的,要经过文化自然强势的发展才能形成。而“中国声乐学派”的文化艺术,如今让我深深感觉到,都淹没在流行歌里面了。

  我看上海电视台,看《妈妈咪呀》节目里的流行歌曲,台下观众都耳熟能详。小时候学唱歌,白光、陈燕燕、周璇的歌我都会。学生从流行歌中得到启蒙教育,对音乐产生兴趣很重要。流行歌曲对当下的其他音乐形式也有影响力,不能说对艺术全无贡献,但不能只有这个。

  音乐环境被商业音乐占领,传统音乐门类中的许多艺术形式处于弱势,尤其是中国艺术歌曲,我们歌唱家也要重视。学习外国曲目时,中国歌唱家一般都会参考多个版本的录音演唱,钻研曲谱下足功夫。但面对母语,不少中国歌唱家认为语言不是问题,曲谱没有难度,实则不然。中国文字象形又象声,是有表现力的。

  “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陆在易为艾青诗歌《我爱这土地》创作的艺术歌曲,有些歌手未经深入研究的演唱,是对作品的“埋汰”。《我爱这土地》写于卢沟桥事变次年。不少歌唱家演唱时悲悲切切的,写清楚了要热情地、激情地,还那么唱,真让人生气。

  作为声乐教育者,首先要学习语言,然后学习作品,提高文化,我也要学习。“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教我如何不想他》等中国艺术歌曲写景抒情、意涵丰富,更有许多歌词曲谱未尽的言外之意,需要歌唱家结合创作背景用想象力进行二度创作。但我在学校教《大江东去》,学生甚至不知道大乔小乔的典故,只能从头讲起。

  中国艺术团体走出国门,曾在上个世纪轰动海外,让巴黎时兴穿旗袍。咱们有黄自、贺绿汀、丁善德……那么多作曲家的作品,不正是民族文化的精髓吗?文化上创新,首先是推陈出新、承前启后,要有继承,把那些大作曲家与现实生活、民族形式结合得非常紧密,这样中国当代的音乐文化才可能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

  (作者系中国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此文根据作者发言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苦菜花】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